追蹤
{ 一加一加一家人 }
關於部落格
[ 寵物 生活 旅遊 ] 攝影
  • 899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拜託拜託~請支持~請投我一票




動物警察在國外已經行之有年
(Animal Cruelty Task Force)
在國外甚至有一些國家是沒有流浪動物
每一個人只要看到有人在虐待動物
不論是有人養的
更甚至是外面的小動物
都可以通報動物警察隊
而台灣
每天都是人類的自私鬥爭
連狗狗的基本生存空間都剝奪
就例如台中
還有公園是立牌寫"請勿帶狗進入   違者報警法辦'
這是一個有著何種無恥的想法的人所立的
請問憲法    地方自治法     哪一條有如此規定?
小朋友們都是一個個彌足珍貴的生命
如果你是小朋友的爸媽
就請你做到該有的國民禮儀
出門繫狗鍊(除非在特殊允許狗狗自由奔跑的場所)
大便隨手清
如果你沒有小朋友     你喜歡他們
要他成為你的家人前請你三思再三思再三思
因為他是一個生命     必須被尊重的生命
如果你沒有小朋友    你也不喜歡他們
那就請你離他遠遠的   
他也不會想靠近你
請你不要用厭惡的眼神看著他和他身邊的家人
更不要斥責        因為你憑什麼
宇宙   太陽系   地球   亞洲     台灣   台中    公園 馬路
又不是你家的   
你憑什麼禁止我們踏上那塊地




葉問:人有分地位高低,但沒有貴賤之分
Q-ma:所有的生命有型體區分,但沒有貴賤之分

幫幫忙
請加入聯署
http://www.ihappy.com.tw/ballot.asp
http://www.facebook.com/?sk=events#!/event.php?eid=262208983391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385181751764



轉載至http://www.people.com.cn/BIG5/guoji/1031/2043546.html

保護動物不受欺  除了調查還出庭
紐約“動物警察”管得寬
 
  “動物警察”進行現場辦公。

  本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汪楚仁

  走在紐約街頭,如果湊巧的話,你會遇到這樣的場面:一匹馬受傷倒在路邊,一輛警車拉著警笛呼嘯而至,幾個身著制服腰挎手槍的男女走下車來,拍照、取証、訊問……儼然是在凶殺案的現場。這些人就是紐約獨具特色的“動物警察”。

  隻有14人的隊伍權力很大

  “動物警察”隸屬非盈利性私人機構———美國反虐待動物協會,確切地說他們是該協會保護動物執法處的執法人員,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警察。但由於他們身著與警服顏色、款式相近的制服,並配備手銬、手槍、警燈等專用設備,還可以依法行使逮捕權等等,因此他們與在紐約大街小巷穿行的警察沒有太大區別,人們更習慣稱他們為“動物警察”。

  美國反虐待動物協會成立於1866年,簡稱ASPCA,是美國較早致力於動物保護的組織,在紐約設有動物醫院、收養中心、保護動物執法處等多個部門。保護動物執法處的弗茲杰爾茲女士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說,該處僅有的14名工作人員是紐約惟一主管動物的“警察”,其主要任務是接受群眾舉報,對虐待動物的案子展開調查,像蓄意不給動物進食,不為動物提供必要的醫療,折磨或殺死動物等都在他們的干預之列。目前他們主要巡視紐約市內的布魯克林、曼哈頓等五個區。一般而言,他們未經授權不能對嫌疑犯進行私下調查,不過如果案發現場有其它犯罪行為或者是人手不足時,他們可以要求當地警方介入或增援。

  據了解,紐約市現有4.1萬名警察,管轄800萬人口,而“動物警察”隻有14人,卻要負責監管市內的500萬隻動物,工作量大可想而知。這從女“警員”聖達諾每天的活動日記中可見一斑:報到、接舉報電話、赴現場了解情況、找當事人談話、出庭作証、抓捕嫌犯等,不一而足。據統計,“動物警察”近些年每年處理的案子都在5000起左右。但紐約究竟有多少人知道這支“警察”部隊呢?弗茲杰爾茲承認,也許不到一半。

  每天面臨的風險也很多

  “動物警察”管事很多:在交通高峰時段,一隻從屠宰場溜出來的羊在公路上亂竄,他們要“奮起直追”﹔一匹馬倒斃街頭,他們要赴現場調查取証﹔一房主在地下室非法飼養了一條鱷魚當寵物,他們要把它救出來送到動物園,並對房主進行教育……說他們是“動物警察”,其實他們的工作更多地是在與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盧卡斯女士當“動物警察”已經7年了,經辦的案子不計其數。她說,各州對保護動物的法律不一樣,一些人的法律觀點淡漠得讓人難於置信,她舉了一個自己親辦的案子:一個人將其飼養的狗打斷了兩條腿,打傷了多條肋骨,當盧卡斯准備將其逮捕時他卻振振有詞地辯解,他對狗就像對他女兒一樣,打是家常便飯,何罪之有?盧卡斯將那小子送上法庭。結果,法庭不僅判他終身不得接觸動物,還讓他坐了一年半的牢。

  “動物警察”的工作有很多風險,這種風險對女性尤甚。紐約涉嫌賭博和虐待動物的斗狗、斗雞業相當猖獗,而這些動物的主人可能是帶有武器和具有暴力傾向的毒販子,調查或抓捕這些人是件十分困難和危險的事。一次,盧卡斯與另一位女同事在追捕一個五大三粗的嫌犯時被打倒在地,渾身是傷,在這種情況下,“動物警察”就得尋求紐約市警察局及其它部門的合作了。

  很多“警員”當過私家偵探

  美國反虐待動物保護協會是個私人組織,其資金主要來自社會及合作單位的捐贈,如寵物商店、銀行等,“警察”的收入也是根據工作量大小和資歷深淺而定。保護動物執法處對“警員”的要求非常高,現有的14人中很多做過警察、保安和私人偵探。比如現任副處長裡德爾就曾在紐約市警察局干了27年。還有的在動物保護組織有過多年的全職或兼職工作經歷,對收養和保護動物情有獨鐘,盧卡斯就與丈夫一起收養了4隻貓。

  保護動物執法處十分重視對新聘“警員”的培訓。1999年,他們與紐約市警察學院簽訂了培訓合同,向新錄用人員提供培訓。按紐約州警察委員會的要求,新聘者要接受40小時的專業培訓,其中包括心理學、審問技巧等,另外他們還要完成47小時射擊訓練。結業后,他們須回到執法處受理兩周的投訴電話,以增強他們對不同案情的了解,同時提高問話技巧。然后跟老同志實習半年,重點培養現場調查技能。隻有完成所有的程序后才能正式成為一名“動物警察”。▲

  《環球時報》 2003年08月27日 第十二版

 
(責任編輯:張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